噢,我的鲨鱼朋友!

作者: Naziah Ali 发布日期: 2014 年 1 月 22 日

曾经,我看到别人的汽车保险杠贴纸上写着:“鲨鱼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我还从其他资料上看到,从统计上讲,人被雷击中的几率比被鲨鱼咬伤的几率大。也有人告诉我,鲨鱼皮摸上去像砂纸一样。

潜水

我不确定看过上面的描述后,您是否还有勇气与海洋中最可怕的捕食者一起游泳(并非受 Steven Spielberg 和影片《大白鲨》的影响),不过鲨鱼皮摸上去的确像砂纸。这一点是我在贝卡岛,沿着维提岛东海岸的太平洋港潜水时发现的。当时,我终于鼓起勇气,去触摸鲨鱼。摸到第四条后,我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,不仅开始触摸鲨鱼,而且还抱住和抓住鲨鱼,在它们旁边摆出各种姿势,以致最后我自己也不知道与多少条鲨鱼有过亲密接触。

通过 Aqua Trek 体验终极喂鲨潜水

想象一下,在一个大型水族馆中,您可以看到所有常见的热带海洋生物,包括种类繁多的鲨鱼。我说的鲨鱼是指牛鲨、白鳍礁鲨、黑鳍礁鲨、护士鲨、柠檬鲨、灰礁鲨、白边真鲨和虎鲨——所有这些鲨鱼都可以在一个地方同时看到。而且,只有这次,您不用隔着一层厚厚的防护玻璃观赏。各种鱼头、鱼鳍、鱼尾和鱼饲料令人眼花缭乱——这就是贝卡岛“水族馆” 25 米深的水下的景象。如果您克服心中恐惧,鼓足勇气,那么您就可以看到一个与以往常规潜水截然不同的世界。

贝卡岛的海水清澈美丽,水中景象一目了然,您可以看到鲨鱼在您身边游来游去,鲨鱼下面还有狗鱼、鲷鱼和石斑鱼等数百种鱼类在翩翩游动。这种潜水的另一个诱人之处便是,所有人都不需要呆在笼子里。潜入称为“竞技场”的喂食区后,您可以直接体验喂食鲨鱼。当所有人都到达该区域(大约在水下 25 米处)后, Aqua Trek 的饲养员就会开始喂食鲨鱼。喂食区几乎是一个独立的区域。当潜水员在喂食区外面排队时,饲养员会捡起金枪鱼头(显然是鲨鱼最喜欢的食物),用手拿着伸向鲨鱼。护士鲨会先游过来,在食物附近游来游去,甚至会不时撞到饲养员,就像在玩很危险的戏弄游戏。柠檬鲨紧随其后,成行游向饲养员。白边真鲨和黑鳍礁鲨则是随性而动。

在喂食区呆了 10 分钟后,我感到 Brandon(这家太平洋港公司的员工)轻轻地拉了我一下。我知道时间到了。我认识的第一种鲨鱼是护士鲨。Brandon 先前告诉我,护士鲨外形像小狗一样。我想,Brandon 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让我安心。我勉强地伸出手臂,紧闭双眼,摸到了一条鲨鱼。我在脑海中想象,它可能会转身咬掉我的手指。然而,我摸到的是一种熟悉的东西。是的,就像砂纸一样。当我慢慢靠近时,感觉到另一条鲨鱼擦身而过,几乎让我失去了平衡。它就这么顽皮地游走了。

感觉一切都不真实。我原本以为这会是一次勇敢的濒死体验,结果却是极为愉快的经历。这就像是一部可以亲身参与和体验的电影。护士鲨非常顽皮可爱。我设法抓住了一些护士鲨,但还没来得及让它们对着相机笑一下,就让它们溜走了。在这段时间里,我忘记了鲨鱼对于人类来说是多么危险的动物。我发现自己正努力将手伸向它们,不料却被 Brandon 推了回来,因为他和我不一样,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手伸向的是一条牛鲨。随后,越来越多的牛鲨游过来。当它们扑向饲养员手中的金枪鱼头时,可以看到它们张开的巨颚。饲养员告诉我,它们的性情并不温和。

观察不同种类的鲨鱼如何以自己的速度游来游去很有意思,它们似乎都有自己的秩序,并且遵循一种空间感。安静片刻之后,鲨鱼群突然又开始喧闹起来。鱼群中出现了我无法理解的骚动。后来,饲养员告诉我,这是因为虎鲨出现了。我当时没有认识这种鲨鱼,或许这样更好。
人们用很多词来形容喂鲨潜水,如大胆、刺激,甚至是玩命。对此,我认为最简单、最准确的说法是,当您与鲨鱼面对面接触时,就会忘记害怕。您当下会做的就是享受这个时刻(这可能是您与鲨鱼亲密接触的唯一机会,因为它们没有遵循确切的时间表),并学会充分利用这个时刻。

根据我的体验,我会对此终生“着迷” (或许用词不当)。当鲨鱼直视我的那一瞬间,我不由得对它的面部、下颚、身体及行为感到惊奇。这是一条生活在其自然栖息地的鲨鱼,它对我毫无兴趣。

但是,我又感觉到我们之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联系,让我觉得我需要尽力保护所有海洋生物(包括鲨鱼)赖以生存的美丽海底世界。有了这次经历之后,我发现自己总是找机会再次与我的新“朋友”一起畅游。下一次,我想亲自喂鲨鱼。为什么不试试呢!这是我人生中又一个重要的愿望。

Naziah Ali 是《Mai Life Magazine》的出版人

Overlay Loading Icon, 100px Overlay Loading Icon, 50px Overlay Loading Icon, 15px